当前位置:首页 > 一带一路 > 法律研讨 > 正文
聚焦河南“郑州地铁”事件 律师呼吁应加紧出台全国范围内适用的《自然灾害防治法》
时间:2021/8/12 10:35:19
浏览次数:2425
作者:闫玉新 彭涛 王东芳
来源:德恒西咸新区律师事务所

近日,国务院决定成立河南郑州“7·20”特大暴雨灾害调查组,由应急管理部牵头,相关方面参加,对河南郑州“7·20”特大暴雨灾害进行调查。在捐款捐物资帮助河南渡过难关后,此次的调查也让我们将焦点集中在此次暴雨灾害引发的“郑州地铁”事件,让我们不得不思考,为什么发布多次红色预警后,仍没有提前进行防范?为什么在暴雨已经流入地铁的情况下,地铁没有全线停运?

实际上在诸多的类似灾难面前,我们往往能够看到类似的应对模式,即灾难来临,损失惨重,公众呼吁挺住,社会开始捐款,然后重新开始新的一轮循环。因此我们呼吁:应该汲取经验教训,加强相关立法、修法工作,避免再次出现“灾难→损失→公众捐款→灾难”的悲剧性循环圈。破解悲剧性循环圈的方法就是制度性应对,即完善灾难应对制度以提升制度化应对能力。

从现有的法律法规来看,我国还未出台统一的自然灾害防治法综合立法,自然灾害防治立法零散的体现在其他法律法规中,如:《中华人民共和国防洪法》主要从防洪工作的角度出发,确定了防治洪水、防御和减轻洪涝灾害等内容;《突发事件应对法》规范了在突发事件发生后如何应对的问题,该突发事件也包括了自然灾害;《自然灾害救助条例》中规范了自然灾害的救助工作;《气象灾害预警信号发布与传播办法》(2007年中国气象局公布第16号令)中规范了气象灾害预警信号的发布与传播,也确立了在预警信号发布后,采取哪些的防御指南。但这些法律法规存在分散管理,立法重复、碎片化的问题,这就导致自然灾害出现后,虽然各方(包括政府、社会组织、民众等)都在采取积极措施应对,但救灾的效能却没有得到提升。

对于自然灾害防治法的综合立法,2021年4月6日唐山市发布的《唐山市防灾减灾救灾条例》,填补了国家防灾减灾救灾综合立法的空白,该条例中围绕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两个坚持”、“三个转变”,细化了应急救援措施,完善了联动保障制度,规范了灾后恢复重建工作,明确了科学编织规划等,对防洪救灾具有重大意义。但因该条例的级别及适用范围有限,还是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因此,希望自然灾害防治综合立法能够提上日程,加紧出台能够在全国范围内适用的《自然灾害防治法》。

那么,该从哪几个角度出发确定自然灾害的防治立法,本文谈谈一些看法:

第一,注重综合防治

自然灾害本身是一种客观存在,自然灾害防治需要做的就是采取各种有效的技术和方法避免或减少灾害造成的损害,除注重风险防范外,建议要进一步加强安全、应急、气象、地震、消防、海警、防疫等部门协调,以形成防治自然灾害的强大合力。

第二,建议将容错机制纳入到自然灾害综合防治立法中

自然灾害的防治过程中,最容易出现紧急情况,这就需要决策者在第一时间内,权衡利弊,迅速及时决策,科学果断处置。比如这次的郑州暴雨,它属于突发状况且非常极端,政府必须要非常及时迅速的作出相应的决策,要是经过层层等命令,那么悲剧有可能在下一秒就发生了。若将容错纠错机制引入到防洪减灾中,给予有关部门在特殊情况下享有自主决策的权力,为那些敢于拍板、敢于决断的人撑起保护伞,鼓励他们勇担当、能担当、善担当,可能就不会出现“郑州地铁”事件那样的悲剧了。

第三,注重自然灾害防治中权利的保护

理想的自然灾害防治法律制度中的具体内容应是人的权利的集合,而不是将人作为义务主体进行约束的命令性要求的汇总。在我国防灾的法律制度中,人民的权利很少涉及,但这不代表人民的权利保护不重要,以人民为中心是习近平总书记一直强调的理念,在这种理念下,人民权利的保护应当反映在立法中,如“灾害知情权”、“防灾参与权”等。

自然灾害防治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除技术上的对策外,也应有制度上的对策,这样才能提升抵御自然灾害能力,更好的保障和改善民生,维护国家安全和公共安全。当前自然灾害防治的法律制度不够健全的情况下,北京德恒(西咸新区)律师事务所作为一家法律服务机构,在听闻相关职能部门正在推进《自然灾害防治法》的立法活动,本所向相关职能部门邮寄一份立法建议,希望能够为《自然灾害防治法》的出台贡献一份绵薄之力。

附: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应急管理部提交的《自然灾害防治法》立法条款建议。

原标题:与其号召捐款,不如推动立法!

特别提示:本页信息系原创,接受转发或链接,若需授权许可请及时联系。

一带一路法律服务创新中心温馨提示:

如果您有法律服务需求,请您填写以下表单内容并留下姓名及联系方式,我们会尽快安排专业律师与您取得联系,并承诺保护您的个人隐私。

陕公网安备 611104020001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