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记文学 > 文艺创作 > 正文
文学创作丨谈谈青年作家写作——“文学与年轻人”对谈活动在番茄文化客厅举办
时间:2024/5/22 22:59:27
浏览次数:142
作者:高丹
来源:澎湃新闻

最近,“文学与年轻人”对谈活动在番茄文化客厅举办。茅盾文学奖得主作家徐则臣、作家文珍、评论家丛治辰和网络文学作家妖夜就青年作家的创作困境、文学和时代的关系、中国作家的代际传承等问题,结合各自经验进行了分享。

2024年初,中华文学基金会第五届茅盾新人奖获奖名单公示,茅盾新人奖由中华文学基金会主办,以奖励有突出成就的青年文学家为目的,2015年设立以来,已举办五届。参与本次对话的丛治辰获第五届茅盾新人奖,妖夜获第五届茅盾新人奖·网络文学奖,而文珍是第二届茅盾新人奖得主。

徐则臣认为“茅盾文学新人奖”因为有“茅盾”两个字备受关注,虽然这个奖项的历史不长,但它是面向年轻人的奖项,而如今年轻的优秀作者层出不穷。“其实所有的文学奖都只有一个标准——就是要是好文学,虽然文学本身就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但读者和评委都达成了某种共识,一种审美的共识、思想的共识,对整个文学和现实之间的关系,文学和我们人类之间的关系的共识,在这个共识基础上最优秀的那一部分,就会被选择。”

丛治辰从评论家的视角分析:评论者不是直接去面对世界,而是通过作家的书写,“比如通过徐则臣的小说,我们在里面发现也许徐则臣在写的时候没有来得及细想的那样的一些东西,发现一些毛茸茸的现实,或者一些并未被理论、理性所充分处理的经验。作为理论研究者、批评家,我们将文学成果进行再分析,进行提炼,通过这样的方式,既提升了自己,也提升了我们对于世界的认识。”

一般观念中,作家创作时是沉浸在一种接近于神秘主义的感性中,而评论家做评论时却是高度理想的。

徐则臣回应,小说创作和评论其意义生成的方式是不一样的,批评或者研究,可以找一个确定的、几条甚至是单一的标准去进行分析。而小说写作是通过形象之间的关系组合,产生某些可供我们去想象的场域。小说中涉及的情节、细节、意象有千万种组合,是极其多元和无限的。

文珍作为女性创作者,分享了男性与女性创作者写作的不同倾向:可能男性创作者很多时候想要去建构一个世界,而女性会试图用自己的经验去解释这个世界,或者是去发现这个世界习焉不察的部分。

写作者们以不同的经验涉足文学这条河流。

文珍是近年来比较受到关注的青年作家,也是最年轻的老舍文学奖获得者。她很感谢文学帮助自己化解了很多成长过程中的情绪。在她看来,写作者总是要不断地打败过去的自己,常常要如履薄冰,但即使下一次的写作是失败的,还是要不断地尝试。

妖夜回顾了自己走向创作的道路,他从小就喜欢租书看,结婚生子后从保安做起,偶然的机会走上了写作网络小说的道路。没想到第一本书就冲上了销售榜前十。文学让妖夜的人生轨迹发生了变化,他从中国古典的神话传说入手,写作了六部长篇玄幻小说,共计2000多万字。

徐则臣是几位创作者中经验最丰富、年龄也相对较大的一位。他谈道,写作虽然会起源于虚荣心、起源于单纯的尝试和自证,或者起源于养家糊口,但最终会让人有一种艺术的自觉。

“大作家们往往会‘中年变法’,马尔克斯到了中晚期后写了一个短篇小说集子,叫《梦中的欢快葬礼和十二个异乡故事》;阿摩司·奥兹写了《乡村生活图景》;莫言老师写了《晚熟的人》,这三篇放在一块儿非常有意思,他们都没有把自己驾轻就熟的那一套继续下去,而是冒险去尝试一些新的。他们都是为一个文体在开疆拓土,所以我把它当成一种所谓的艺术的担当。”

《梦中的欢快葬礼和十二个异乡故事》

徐则臣谈到接下来自己的创作也会有一些突破。“我马上要出一个小说集子,背景是放在海外的,它还会有一些神神叨叨的东西,你可以在里面看到《聊斋志异》的一些影子;我还在写一个侦探系列。再接下来肯定还会有别的,比如我一直想写科幻小说。”

提及本次对话的主题——年轻作家,徐则臣认为保持自我更新的能力很重要,但代际之间的差异也很重要。他提到:“我几乎可以断言,放在整个人类的发展史上,网络时代和前网络时代一定是不同的时代,变化太大了,我们对世界的认识完全翻个儿,这个差异无法忽略。”

互联网黑话、新词的出现,组成了年轻人们新的趣味,新的言说的语境与思维方式,“如果你不知道他们这样的一个具体变化了的背景、语境,你理解这群人肯定是有问题的,我们正处在一个剧烈变化的年代。”

在丛治辰看来,所谓青年不仅仅是一个年龄概念,也是一种状态。能够不断创新,对读者负责,对自己负责,对艺术负责,对世界负责,想要创造出新世界,并且解释世界的作家,都是年轻的。当缺失了自我更新意识和自我更新能力的时候,就是作家的“穷途末路”。

妖夜认为自从互联网出现以来,世界的迭代变得非常快,不断有新的东西出来。在这个时代,网络小说的读者很容易向作家转换,只要注册一个账号,只要有故事有想法,都可以成为一个作家,这是一个全民写作的时代。在这个时代,作家要不断创新,保持学习,不能人云亦云。

最后,在这个AI技术高速发展的时代,嘉宾们分享了自己对AI是否会代替人类作家的想法。徐则臣认为随着AI的数据库不断扩大,AI肯定是越学越好,但AI创作的东西缺少“人味儿”,AI会促使作家去反思,如何挖掘自己的独特性,让自己变得不可取代。

原标题:“文学与年轻人”:谈谈青年作家写作

特别提示:本信息来自网络,如有著作版权及知识产权问题请联系删除。

一带一路法律服务创新中心云平台温馨提示:

如果您有法律服务需求,请您填写以下表单并留下姓名及联系方式,平台会及时分配专业律师与您取得联系,并承诺保护您的个人隐私。

陕公网安备 61110402000106号